英国大脑银行解剖捐献者大脑:切开后画面迷人

2016-08-07 00:10   壹佰健康网 > 科普 >    来源:搜狐科技
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人类大脑被送往一类特殊的研究中心。这些“大脑银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它们的作用又是什么?在本文中,瑞秋布坎南将带领我们寻找答案。一名神经科学家曾言之凿凿,认为大脑是非常美丽的。
热点: 大脑 解剖

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人类大脑被送往一类特殊的研究中心。这些“大脑银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它们的作用又是什么?在本文中,瑞秋布坎南将带领我们寻找答案。一名神经科学家曾言之凿凿,认为大脑是非常美丽的。而当你在布里斯托的大脑银行中,观察一名技术人员仔细地解剖一颗新捐献的大脑时,你便会由衷地想起这句话。

大脑表面那错综复杂的折叠和沟回,以及切开之后那精密的分支结构,都十分迷人。大脑对于生命的作用十分复杂,功能也极为强大,而这些结构似乎也略微反映出了这一点。

这颗大脑正在被有条不紊地分解开来,而除了它之外,每年还有约40颗捐献者的大脑被送到西南老年痴呆症大脑银行。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的大脑银行共包括10家研究中心,布里斯托的这家就是其中之一。每年这些研究中心会为英国和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提供上万的研究组织样本。

令人心碎的老年痴呆症

有数千颗大脑冷冻储存在布里斯托大脑银行,其中一颗原本属于安吉拉卡尔森。在这颗重约3磅(约合1.4千克)的大脑中,储存着一名富有探险精神的女性一生的经历、记忆和学识。她在二战的陆军部队中度过了她的青年时代,然后在美国成为了一名厨师和幼儿看护,后来又移居到了当时的波斯(现在的伊朗)。

她曾两度丧夫,一生没有子女,最终在英国的多赛特郡附近定居下来,离侄女苏珊乔纳斯住得近一些。她最后死于老年痴呆症,终年89岁。苏珊回忆起,当她那亲爱的、曾经精力充沛的姨妈在80岁上逐渐丧失了智力时,她是多么心碎。

“由于患了老年痴呆症,她还变得有点儿多疑。她在夜里总以为有男人正在走进她的卧室。有时我们还会接到警察的电话,说她报警称有人闯进了她的房子。她因此登上了警方的特别名单。”

“我们最后清理她的房子时,发现她床底下放了数不清的武器,从锤子到一种长矛,应有尽有。她体型瘦小,永远不可能用到这些。”

安吉拉在遗嘱中写道,她希望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疗研究。作为安吉拉遗产的执行人,苏珊认为,考虑到她患有老年痴呆症,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她的大脑捐献出去。在姨妈去世之前,苏珊帮她注册了遗体捐献。

“她是一位可爱的人,十分乐于助人,所以我在捐献她的大脑时,感觉像是在把她的精神传承下去。她生前经常帮助他人,在死后也依然如是。”

珍贵的大脑

除了安吉拉的大脑之外,英国的大脑银行网络还储存了14000颗捐献者的大脑。这一网络的主管赛斯拉夫教授坚信,这些大脑将在科学研究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对人类神经疾病的大多数了解都来自于对人类大脑的研究,并且这一领域的大多数成就都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取得的,主要研究对象就是大脑银行中储存的大脑。”拉夫教授说道。只需查看一下这些科学发现的记录,这些研究材料所做的贡献便会清楚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从阿尔维德卡尔森在1957年发现产生多巴胺的神经细胞减少会引起帕金森综合症,到詹姆斯艾恩赛德于1996年发现克雅氏病(CJD)与疯牛病(BSE)相关的一类新分支,脑组织解剖在其中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年42岁的坦马林拉什利博士是伦敦大学学院(UCL)的一名老年痴呆症研究人员,他同样相信脑组织解剖的重要性。“大脑扫描无法带你深入到细胞水平,你无从得知脑细胞在患老年痴呆症的过程中经历了怎样的变化。我们必须在显微镜下观察脑组织,才能确定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第一批大脑银行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保存大脑的方法也正是那时发明的。当时,脑组织会被保存在福尔马林之类的化学物质中。至今仍有一半的大脑会使用这样的处理方法,使大脑具有一定的硬度,以便被切成薄片,然后在显微镜下观察。

但另一半大脑则需要趁新鲜的时候切片,然后被冷冻到零下80摄氏度,用来做基因材料、蛋白质和神经化学分析,让研究人员对老年痴呆症的发展进程做出更好的了解。

类似Brains for Dementia这样的组织提高了神经退化性疾病患者所做捐献的声望,但这些研究机构还对很多其它神经疾病予以关注,如多发性硬化症、克雅氏病、自闭症、以及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等。

合理的选择

健康的捐献者的大脑也同样重要,因为研究人员需要用它们进行对比研究。玛格丽特艾伦是雷丁的一名退休教师,她就是一名这样的捐献候选人。她近日在伦敦的女王广场大脑银行进行了注册。

艾伦女士也是国家健康与发展调查(National Survey of Health and Development,从1946年开始对6000名新生儿开展的一项长期调查)目前仍在世的参与者之一,她的大脑具有极高的价值,因为它有着70年的测试与发展历史。考虑到她一生都在把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借给医学研究,她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利他主义行为,可以说是一次合乎情理的选择。

“这项调查对社会政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有很多我们以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其实都是这项研究的结果,因此这样做对我而言似乎是很自然的。”

“等你死了之后,你的大脑对你就毫无作用了。那么医学研究可以使用它吗?当然可以,不管怎么用都行!”她说前去注册是很简单的,但必须把你的意图告诉家人、让他们了解你死后该做些什么。

“我已经告诉了我的丈夫,并且给两个女儿发了邮件,告诉他们我真心希望这样做。虽然有一个女儿说,‘我去,这可不是我在吃饭时想看到的邮件!’但他们对此还是很能接受的。”

每天使用这些样本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无疑欠这些捐献者一个巨大的人情。在对付老年痴呆症这样的疾病、减少它们对社会危害的过程中,玛格丽特和安吉拉等人的慷慨无私具有无价的意义。

上一篇:纯天然就是无毒无害?正确认识中草药的毒性

下一篇:首个临床试验! 科学家利用异体造血干细胞来治疗阿尔兹海默氏症

您可能喜欢
您还可能喜欢